被爱的人也许不知道,她的一句晚安媲美满天星火。
仿佛做了很长一个梦 最后转过头对着模糊的身影说了声再见,“所以告别的时候一定要用力一点,因为你不知道多看的这一眼 可能就是最后一眼,多说的这一句话 可能就是最后一句话”
婚宴的最后,她拿酒敬我,“如果时光倒退,那天,你会不会出来追我?”我没有回答她。因为这个假设没有任何意义。在我最幼稚的年纪,遇上最好的她。在我可以扛起风雨的时候,她已经嫁给别人。而我所有的成长,却又都是因为失去她。我端起酒杯回敬她,一饮而尽。
每个人都活得像陀螺,时间就像那鞭子,这是一个公平的游戏,但还是趁年轻好好多转几圈,别到后来发现自己身上多了几条痕,缺了一块木,才知道自己老了转不动了。我们已然习惯了被人手执鞭子抽打着像陀螺一样转啊转,突然有一天鞭子撤了,给你自由了,却迷失不知方向,惶恐着没有人来驱赶了。奴性和惯性
我听过一万首歌,看过一千部电影,读过一百本书,却从未俘获一个人的心
喜欢就去表白,大不了连朋友都做不成,做朋友又有什么用,我又不缺朋友,我缺你。
人最孤单的时候是什么时候,就是听这种悲伤歌曲的时候。 这还是很久以前喜欢听的歌曲,因为太过伤感,最终还是从歌单里删除,时至今日才忽然想起,曾经每每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有这些歌曲陪伴我。 如今,我依然如昨,还是单身一人。不过,却也不悲不喜,真实的活着
人生最吊诡的地方在于,往往你最动心的时刻,都是在你没有准备好的时候遇到。
一个女孩让我帮她寄快递 给了我一个空纸箱让我打包 我好奇的问她:“这是寄给谁的” 她说:“我喜欢很久的一个男生” 我懵了一下:“可是里面没有东西啊” 她说:有些东西只有我自己能看见 我一听更懵逼了 神秘的问她到底是什么 她说:“一箱情愿”
“暧昧是什么?”“所有人都以为你们在一起了,只有你清楚的知道你们的距离。”